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四川大学文化行者团队执行项目

 
 
 

日志

 
 
关于我

桐香竹韵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和传承计划致力于以泸州油纸伞为依托,建立以当地小学学生为典型代表的非物质文化遗产教育模式,通过非物质文化课程增加儿童对本地区非遗的学习和了解,促进对油纸伞工艺的保护与传承,唤醒全社会的民族文化认识度和自豪感。

网易考拉推荐

分水的小日子(文 刘婷)  

2014-08-30 21:57:45|  分类: 我的心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没有谨慎严密的逻辑思维,也写不出感人至深的优美语句,只有如实写出我所见、所想、所感,拼拼凑凑,个中滋味,各有体会。

  初到分水小镇,已近夜色。我们穿过新街,新街已完全现代化,只有一些古树仍在坚守着一个古镇应有的矜持。来到油纸伞老街,老街正在翻修,道路泥泞,还未铺满青石板的老街仍可辨认出以往的样子,一律砖木结构老房屋,一层平房居多,斑驳的墙壁,丛生的瓦楞草向我们诉说着它见证的历史。这就是我们心心念念了3个多月的分水,这就是我们在路上颠簸8个小时的理由,我只想说一个字,值!

  小镇不比灯火通明的城市,9点钟已是家家闭户与家人闲话家常的时候,路上行人很少,从两边老房屋的窗户溢出暖暖的黄色灯光,借着这温暖的灯光,我开始想念儿时回到老家,与外公、弟弟一起玩乐的快乐时光,一样的古老房屋,一样的温暖灯光,物似人非,想不到在这样一个陌生的小镇让我重温了当年的温暖。

  就这样我们开始了在分水的20天酸甜苦辣的生活。

默默坚守传统工艺的老艺人

  果然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在分水街道上,不管新街老街,我们都可以看到有很多手工艺人,在自家门前撑一个架伞马便开始穿伞,还有许多小孩儿蹲在一旁学习穿伞,而在大理、丽江古城那些盛产银器的古城,随处可见银匠在自家店铺前敲打银块。相比之下,我更爱分水的街道,因为大理、丽江那些旅游业过度发展的古城,在门前敲敲打打的银匠也许并不是老艺人,而只是商人。可分水就像一块未经雕琢的璞玉,做伞已是他们生活的一部分,白天开了门在门前穿伞,晚上关了门继续在家里穿伞,这不是表演,不是吸引游客的手段,而是真真切切的一种生活方式。

  在分水打听老艺人的消息并不难,这个小镇很封闭很古老,基本上镇子里的每个人都互相认识,我们拜访了许爷爷、赵爷爷、傅奶奶等等多位上了年纪的老艺人,当然还有著名的油纸伞传承人毕六福先生。说到毕六福先生,不得不说,我与分水油纸伞的缘分不浅,毕六福先生曾经去过《天天向上》当嘉宾,我平时很少看这个节目,可偏偏看了关于分水油纸伞的这一期,当时觉得油纸伞好美,但是与我离得好遥远,默默希望有机会能拿到一把油纸伞。没想到多年后的一个暑假我能亲自来到分水,不仅得到心仪的油纸伞,还深入了解了它的制作工艺,盗用一句网络流行语:“人一定要有梦想,说不定哪天就实现了呢!”虽然不太恰当,但着实表达了我对这如有神助的惊喜之情。

  在我们采访的众多老艺人中,有的还在执着地为伞厂做着油纸伞,有的离开伞厂自立门户,有的不再做伞开起来杂货店,他们对生活各有各的感悟。许昌齐爷爷开了自家的伞铺,他说他的每一把油纸伞都是自己亲手做的,没有采用流水线的方式,完成一把伞需要3个月的时间,他说赚的不多,但足够满足家里的生活需要也就很满意了,人一辈子就这么长,何必追求那么多,过好生活才是好。看着他们一家热热闹闹的挤在小屋里,开开心心地招呼我们一块过去吃当地特色豆花,这样的生活虽然简单,但只有抛开那些物质追求,不被浮华蒙蔽双眼,才能真正地纯粹地生活,才能了解亲人们的内心,我爱这种古朴平实的生活态度。

  除了许爷爷,赵西才爷爷和王奶奶也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同时他们也是与我相处时间最长的老艺人,他们俩负责石印,这是一门很古老很复杂的工艺。赵爷爷是个很清高的老艺人,不是自来熟,也不爱向陌生人讲述自己的想法,刚开始,他不爱搭理我们,一问一答,但随着我们来找他的次数增多,他渐渐变得热情,我们向他打招呼他也会笑着回我们。在我们离开分水的前两天,我们去找他告别,告诉他以后可能没有机会回来看他们了,赵爷爷竟然愣了一下,那样不善于表达感情的赵爷爷脸上流露出不舍,不停地跟我们说,成都离这里很近,以后肯定还会回来的,而且他们也常常到成都去。还帮我们考虑回城的路怎么走最简单,最不辛苦。想想我们就要离开,继续我们五颜六色的生活,我们的生活还有无限可能,而他们的生活从年幼时起便与油纸伞分不开,往后也还是会日复一日、年复一年重复相同的动作,继续在这件昏暗的石印室里默默坚守着这门古老的技艺,不焦躁、不委屈。油纸伞技艺就是他们的生活,他们的一切,油纸伞已经深深融入他们的骨血,他们爱油纸伞,爱传统技艺胜过一切。油纸伞传统技艺固然珍贵,但此刻我觉得这些默默坚守传统工艺的老艺人才是我为之不断努力的原因,是他们的坚守成就了油纸伞,即使这门手艺并不能让他们的生活变得更舒适,他们仍旧默默守护,没有抱怨,只有用心。

少年不识愁滋味的孩子

  与孩子们的相处可谓分水生活的一抹亮色,虽然孩子们总是吵得我们头疼,闹得我们每天都很辛苦,但他们的天真活泼,天马行空的想象力,总能让我们感到很开心,果然和孩子在一起是最能让人快乐的。而他们给的关心更让人感动,在我被分水炎热的天气热的直淌汗时,他们会贴心地递过来一张纸;在队友生病时,他们会来询问病情如何......

  他们会向小孩儿一样冲我撒娇,希望得到我的肯定;也会像朋友一样拍拍我的右肩再跑到左边躲起来玩闹;还会像老朋友一样主动跟我说他们的小心思......

  汇演那天,孩子们都哭得好伤心,我们已经切切实实地融入分水,融入他们的生活,他们想用眼泪来挽留,小孩儿的眼泪最真实,最让人心疼,可我们也无可奈何。

古朴纯粹的分水

  分水市集是小镇最热闹的时候,各种商品摆放整齐,高音喇叭循环播放商品名称,各种特效药、特效酒的小摊边上总是围了许多人,孩子坐在奶奶背上的竹背篓里,看着奶奶挑选商品。这是新街的市集,老街的市集则不太一样。老街在翻修,但市集依旧继续,各种竹子编制的背篓、簸箕、扫帚、菜篮,归类摆放,茶馆里挤满了人,认识的不认识的都可以同桌喝茶、谈天说地,在大树底下阴凉的地方,一把椅子,一个热水瓶,一个铁盆,一把剃刀,这样的剃头摊已经很少见了,而在分手每逢市集都会有,老年人剃头一般都会到市集上来,头发、胡子一并交给剃头师傅来打理。

  分水人对古树有一种特别的情怀。刚到分水我就发现这里到处都是参天古树,刚开始我以为是政府要发展旅游而刻意保留下来,但后来我发现,在老街也有很多参天古树,有些树像是直接从老房子中间长出来的,也就是说,分水人从很久以前便很注意保护树木,所以如今分水的生态环境才这样好,天空蓝得不像话,星星又多又亮,而松鼠、大蝴蝶这样挑环境的生物在这里却很常见。

  分水的生活节奏特别慢,但绝不是懒散,每天早晨7点钟,菜市场已经摆满了菜,小商店也已经纷纷开门,不似大城市,灯红酒绿的夜晚过后,9点钟才慢慢苏醒。

  分水的生活是质朴宁静的,从茶馆就可以看出。茶馆是分水人生活中很重要的一部分,许多人每天早晨5点钟就起床,只是为了到茶馆喝杯茶,午后无事,也会到茶馆坐坐,喝杯茶,顺便和茶友聊天、下棋。

  短短几天,我们已经和分水结下了感情,仿佛这13个红衣少年已经成为分水的一部分,每天早起为我们开门的门卫大叔,把厨房借给我们的周老师,为我们安排教室的王老师,总是以最低价卖给我们菜的菜市场叔叔,路过厨房都会进来跟我们唠嗑还邀请我们去打麻将的阿姨,以及分水每一位认识我们的人,都把我们当成自家人来对待,只有民风淳朴的地方才能做到如此。

得了“不豆比就会死”病的小伙伴们

  经过重重面试,我们13个人从五月份结缘,一起为同一个目标而努力,经过20多天朝夕相处,你们许多人都颠覆了我对你们的原有看法,可爱干练的队长其实是选择性撒娇的小妹妹,严肃冷静的副队其实是严重公主控的一只鹿,霸气外露的佳丽其实是很温柔贤惠(宝贝儿~),高贵冷艳的格格其实是卖萌大过天的吃货,平易近人的若瑜还是一只可爱自黑帝,还像个孩子的雨丝已经是个像模像样的小老师了,顽皮蓉走到哪里都是人见人爱的开心蓉,有点啰嗦的思宇班主任她真的是个热心的话唠,文艺复古风的怡宝其实是一只文艺的豆比,安静的美男子肖葛戈其实是一只话唠墩子,高大上的台湾同胞其实是会撒娇发嗲的威威姐,颇具哲人气质的守铖兄其实是一只会用哲学来冷场的大厨。

  至于我,咳咳,我用镜头掌握了你们每一个人装疯卖傻的罪证,所以,什么聪明勇敢、勤劳善良之类的好词都安到我身上来吧!

  总之,我爱你们,爱分水!时光不老,我们不散。

  定睛一看,字数已超,言尽于此,大家千万不要老死不相往来哟~

  评论这张
 
阅读(4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