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四川大学文化行者团队执行项目

 
 
 

日志

 
 
关于我

桐香竹韵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和传承计划致力于以泸州油纸伞为依托,建立以当地小学学生为典型代表的非物质文化遗产教育模式,通过非物质文化课程增加儿童对本地区非遗的学习和了解,促进对油纸伞工艺的保护与传承,唤醒全社会的民族文化认识度和自豪感。

网易考拉推荐

捉不到的虫 (文 何守铖)  

2014-08-27 18:19:26|  分类: 我的心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它静静地伏在乳白色的瓷砖上,像是风雪中擎着煤油灯、裹着黑色大袄的老人,是独行者。它身上的斑纹像是从银杏叶上拷贝下来的,外沿是一圈暗黄色,像染料浸淫草纸一样腐蚀着背部单调的青色,你要不是打着手电筒让白光聚缩成圆饼,仿佛在它冷漠的背部凝结了上帝所有的福,那么你一定会因无法分辨而被蒙骗,以为是某片窗外的风吹进来的或是不知疲倦的蚂蚁一步一步背来的叶子。它是那么的逼真,以至于你开始怀疑银杏树上吊着的叶子是否只是些打着瞌睡的飞蛾,它们像倒挂在梁上的蝙蝠一样轻视阳光和夹在阳光中的欲望,直到淡蓝色的月光如木架上垂下的葡萄藤缠绕上泥土和溪流,它们才煽动着翅膀飞向幽幽的夜。但是它为何会粘在墙上呢?是累了么?还是屏气凝神地沉思宇宙?越来越多的光束撞击在它坚硬的外壳上,众人的气息彼此碰撞,大家都好奇这样的生物的存在,盼着它动,又害怕它动,它的动总是能伴随穿透心灵的尖叫。后来我明白,那是一朵花,开在墙上-----WALLFLOWER

    或许你会感到惊讶,明明是写心得体会,怎么和一只丑的要死的虫过不去。可是我想写的就是虫,它占据了我的心灵,从视网膜一直沉向深处,化作一个点,点的中心是空的。哦,原来是一个眼!我兴奋地从眼的一面朝另一面看,看到的只有白光,但我相信不仅仅只有白光,因为卡尔维诺告诉我说这个眼一定衍射出过一个网络,在网络上我们能找到最不可思议的联系(参看《美国讲稿》)。让我熄灭手电筒的灯,两脚着地地坐在床沿上,我要好好地回味:当我疲惫地躺在床上,脑海里迎来一束光,黑和白的组合,晃动着一些影像。它们并不是规则的几何图形,而是扭曲变形像井中不停向上涌出的光斑,相近的光斑柔和在一块,组合成更大的光影。我便明白,在这个存在消失的世界里只剩下譬喻留下的痕迹,无论真情、感伤、谎言、怨气全都一点一点枯萎,你背负着希望的白光匍匐在常春藤上,像一只探头探脑的蜗牛东张西望,战战兢兢。这是一口奇幻的井,井水张开了嘴,在一层涂满电子云的球体表面传出歇斯底里的呐喊,这声响如同一个人站在地球的中心向宇宙的中心发出的孤独呼唤。

    后来我明白,这是隔壁女生传来的尖声。我和她隔着两堵墙,但这墙分明无法阻隔我感受注入每一寸墙壁里的震撼人心的力量。我一跃而起,奔向声音的源头,却与鲁莽的聚光撞个满怀。炙热的白光的后面是米黄色的光,相较之下,后面的光更协调在狭长的过道,溢出一股浓烈的发酵的味道。尖叫声已经停止,我可以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她失神的目光上。她告诉我说她从未见过这么大的飞蛾。我骗她说,这是枯叶蝶,傻瓜。这分明是蛾子,怎么化蝶了呢?我尽情地捏造着各种证据,比如背部的条纹、枯叶蝶的种类、地域性的差异,当我一本正经地描述着它体态特征是如何接近枯叶蝶时,像是坐在上帝的肩膀上宣读福音书。她相信了,相信了一个不存在的理由,我便是如此冒险。

    这只虫自己飞了,没人去碰过它,甚至靠近它时也是小心翼翼。但总是在午觉后浸湿的内衣里闻到一股持续的味道,它混杂着汗味与行星陨灭在星际时留下的烧焦味,它太细密了,笨拙的我如何抓的到呢?或许那只飞蛾在夜里曾站在我身上。

  评论这张
 
阅读(2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