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四川大学文化行者团队执行项目

 
 
 

日志

 
 
关于我

桐香竹韵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和传承计划致力于以泸州油纸伞为依托,建立以当地小学学生为典型代表的非物质文化遗产教育模式,通过非物质文化课程增加儿童对本地区非遗的学习和了解,促进对油纸伞工艺的保护与传承,唤醒全社会的民族文化认识度和自豪感。

网易考拉推荐

个人心得(文 邓淞露)  

2014-08-23 09:43:57|  分类: 我的心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别分水,两日有余。每天晚上,还是会有那边的孩子准时发来短信,施以问候。内容都是一些极平常极琐碎的东西——“你吃饭了吗?吃的什么?”“你在车上睡觉了吗?”“你在干什么?”诸如此类。回到家乡,拖着装有油纸伞的编织袋走在雨中的街道,没有人知道这二十天来,我们在一座小镇,为这把伞做了一点点事情。一切过往如梦幻泡影,我离开此地,我回到此地,中间种种似乎无足轻重。然而这些问候,又仿若把我牵回了一个梦——那么真实,又那么美丽的梦——梦里有十三个人、一座小镇、一把伞;有每天早上起床时映照蝉鸣的一树红霞,每天晚上归来时铺满苍穹的漫天繁星;有孩子们的欢声笑语和琅琅读书声;有在烈日下、风雨里穿梭于草间田坎、坡道山地的至诚诺言;还有伴随着袅袅炊烟升腾的亘古的守望。

这是一场关于伞的旅行。二十天,十三个人,在一座小镇,围绕一把伞做了一些事情。小镇,民风淳朴,古朴厚重。我们行走在街头巷尾,寻访油纸伞的踪迹。面对散落各处的手工艺人,对话、倾听、记录、沉思,我们既是旁观者,也是参与者。技艺颓败消亡,艺人困顿潦倒,传统后继无人。如斯现状,让人不胜唏嘘。此刻,对于油纸伞制作技艺,我们早已超越初衷——保护和传承,而内化为一种浸润到灵魂深处的生命体认,贯注了全副身心的信仰——以文化之名,虽千万人,吾往矣。

四天的实地调研,让我们真正认识了油纸伞,也厘清了此行之目的。油纸伞可以只是一物,制作油纸伞,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出品无数,其人可谓之匠人。而油纸伞不仅仅只是一物,选料、装合、分切、石印、穿线等,每一工序都蕴藉着丰富内涵,空存匠气,只能成其器,而不能成其美。油纸伞制作技艺,技而近乎道。这些理念,贯注于其后的非物质文化遗产暑期夏令营中,我们期待用自己的理解,为孩子们构筑一个全新的油纸伞世界,唤醒其文化情怀和民族意识。

十天的暑期夏令营课程,我们以“《桐香竹韵》非物质文化遗产少儿读本”为基点,围绕油纸伞,为孩子们开设了油纸伞的历史、地理、民俗、传说、文学、工艺以及非物质文化遗产和传统文化的相关课程。教学相长,这不仅是塑造别人,也是一个自我塑造的过程。孩子们这样的年纪,有点懵懂,有点淘气。我不敢肯定,一群远道而来的大学生,和他们相处十天,讲一些关于油纸伞的东西,最后到底能够给他们留下什么。但是至少,很久很久以后,他们仍然意识到,曾经有这样一群哥哥姐姐,为油纸伞做了一些努力,论及自身,义不容辞。我们的努力,也就值得了。

佛说:“人在爱欲中,独来独往,独生独死,苦乐自当,无有代者。”当面包车往山下行驶,茂林修竹,农舍田园,分水镇已渐行渐远。我早已习惯别离,此刻却心生万象,不忍卒去。独来独往,苦乐自当,一遇千般悲喜,已如幻泡。我想起汇报演出结束之时,那群泣不成声、依依不舍的孩子,那个跑过来抱着我哭了好久好久的孩子,那些帮我们搬行李、送别我们的孩子;我想起和十二个人在小巷迎来朝霞、送走晚霞,在小巷从天明守到天黑,在小巷的袅袅炊烟中倚门遥盼归来的队友,在小巷听雨的日子;我想起跟孩子们讲过,莫要等到不寻常之时才想到当时只道是寻常,现在又何尝不是“当时只道是寻常”?一切过往,已成回想;今日一别,永无期会!我在心里默念:“走吧,我们没有失去记忆,我们去寻找生命的湖。”

走吧,我们带着过去的印记,走向远方。        

  评论这张
 
阅读(17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