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四川大学文化行者团队执行项目

 
 
 
 

焦点头图

 
 
聚焦图片加载中...
 
 
 
 
 
 
 

桐香竹韵中期感想(文 王萌萌)

2015-10-2 21:59:12 阅读62 评论0 22015/10 Oct2

回家快一个周了。线性前进的时间注定驱使着我们与那段身在分水的时光越来越远,可总还是忍不住去频频回顾我们十三个同龄人,住在同一屋檐下,与一群孩子共度的日子。

二十天,并不短暂。若是旅游,一个小镇,处处匆匆一瞥,不过两三日的时间。可若是生活,二十天,只能够稍稍算得上是足够。不必太匆忙,能够慢慢体味这一处的风物。

小小的山城里,古树很多。在长长的坡两旁,树木倏然的延伸上去,散开着它的枝叶,在阳光的投影下留下一道道阴凉。这也是每天接送孩子们必经的路。每次到了和她们约定的地方,她们早早就等在那里。女孩子们都很乖巧,一路上聊着天——有时候会问问课上不懂的东西,有时候很乖巧的响应我的临时起意唱支歌,更多的时候是喜欢讲发生在身边的故事。知道我不是四川人,她们和我讲话会特意讲普通话。可说的开心了,慢慢就转成了川普,最后很可能还转成了带着分水特色的川音。我也不好打断她们,半蒙半猜地听着。看着她们讲得眉飞色舞的样子,做个安静的聆听者也不错。

有次在回家路上,问她们是喜欢文化课还是实践课。她们说喜欢实践课多一点,因为觉得很有趣。其实想想也是,10岁左右,正是活泼好动的年纪。夏令营期间,孩子们最让我印象深刻的几次,也都是实践课。有一个下午给他们安排了趣味活动——报纸滚筒。报纸滚筒,顾名思义,就是把报纸粘成滚筒状,人站在滚筒内,像坦克履带一般滚动前进。给孩子们分了组,七个小组,每八人一组,每组发一叠报纸和剪刀胶带等小工具,运送完全组人所用时间最短的组获胜。有限的报纸和工具,这就牵涉到一些策略了——滚筒做多大?留多少材料用于修补?每次运送几个人?一喊开始,孩子们就开

作者  | 2015-10-2 21:59:12 | 阅读(62) |评论(0) | 阅读全文>>

不可战胜的夏天 (文 王佳敏)

2015-10-2 21:56:56 阅读26 评论0 22015/10 Oct2

离开那个满是油纸伞的地方已经整整一周了,但每天微信群里弹出的消息,翻开手机相册最多的那些相片,都让我不由自主的怀念起那个小镇。

在到达分水前我对于它并没有什么了解,听去过的同学描述后我脑海里浮现的是一个没有医院没有银行没有超市的十分落后的小地方。真正自己感受的时候,是闷热的夏天十三个人拖着大包小包挤上了一辆破旧的农村公交,公路坑洼不平,每当下坡和转弯的时候行李箱倒下就会听见一声惊呼。

然而真正生活了一段时间就开始喜欢上这个地方:古朴的石板老街,千年香樟王,低廉的物价,热情的当地居民……这里的一切都是如此真实,让人安心。记得到达分水的第一天,因为没有解决吃饭和洗澡问题,热情的陈阿姨当天就去安了天然气买了两口锅,让我们感动不已。还有去为夏令营招生,有热情的小朋友积极的为我们带路,帮我们宣传。当地居民太热情,本来计划招生四十人最后不得不扩大到了六十人。然而小孩子是这世界上最天真也最麻烦的群体啊,每天处理他们的突发状况不知道要耗费多少脑细胞,但也不得不感叹人的潜力是无穷的,曾经以为的mission impossible在经过努力之后还是能够搞定。这个暑假最幸运的就是在这里,遇上了一群天真可爱的孩子们,每天接送他们一起学习玩耍;还有一群机智的队友,每天一起接送小孩一起做黑暗料理也是人生中难得的乐趣。

说来也是遗憾,在为期十二天的夏令营期间,我与小朋友们的深入交流很少。我的课大多属于传统文化类,本来没太期望能引起小朋友的兴趣,但他们的反应让我实在惊叹。尤其是传说典故,他们自己编的故事让所有人感叹想象力实在丰富。在我看来,让孩子们自己去发挥创造比我们

作者  | 2015-10-2 21:56:56 | 阅读(26) |评论(0) | 阅读全文>>

桐香竹韵中期实践报告(文 申妮娜)

2015-10-2 21:56:07 阅读41 评论0 22015/10 Oct2

两个月的期待满满当当都化为7月19号奔赴泸州分水岭的无尽动力。大热的天,大堆的行李,大堆人马就这样浩浩荡荡向小镇开拔,纵使第一晚在无尽的灰尘和好奇的虫子军中度过,团队的兴奋还是为分水岭中学跟这个小镇带来了些许新鲜的话题。镇上人热情的问候,王老师跟保安叔叔的热心帮助、伞厂阿姨给我们的食宿安排,都让我们在这个陌生的环境中非常安心。走两天就能熟悉完这里的全部路况,随便一个居民都会对我们这帮大学生投来好奇但善意的目光。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我眼里的小镇安静祥和、与世无争,但调研之前我们已经了解到,当年的油纸伞作为小镇的传统事业进行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申请时,还有着一段看似“勾心斗角”的故事。许师傅是许桐森的传人,在申请时作为代表伞厂进行了技艺展示,但最终,却是毕六福老师成为非遗传人。虽然也分析过毕老师的能力更为适合将油纸伞发扬光大,但是我们没办法去还原当年的恩怨情仇,只能见到许师傅让我们都很惊喜。采访他的过程中,我们知道他一直在沿用着最传统的制作方法,连扶伞都是连用三层纸,比起街头的伞厂流水线操作,我们能直观的感受到他倾注在每把油纸伞上的心力。但如此执拗的一个老头,本以为他会是自命清高,但没想到,其实他是桀骜不驯,觉得这种技艺只能传于有缘之人,说好不收徒弟的他竟然在我们离开之使改了主意。

夏令营是我们此行最重要的部分,从课程安排、招生、见面会,到上课、结营,我没有想到,仅仅12天,就能让那么多的孩子跟我们结下深厚的友谊,当然我除外,毕竟我是最黑脸的老师。最后的展示也是非常出彩特别令人难忘。油纸伞的历史渊源、制作工艺、伞面欣赏、文学作品,这些课程都很有特色,虽然

作者  | 2015-10-2 21:56:07 | 阅读(41) |评论(0) | 阅读全文>>

在分水(文 蒲柏林)

2015-10-2 21:54:23 阅读39 评论0 22015/10 Oct2

二十天在泸州的日子已然结束,想念分水的一切:香樟古木芝麻似的死死钉住地图上的据点,不宽但勉强能通行汽车的公路从这些据点的间隙穿过。俯瞰分水岭,道路早已蛰伏于香樟枝叶之下,毒辣的阳光敲打着绿叶招摇的鼓点,虽说有些聒噪——夏蝉聒噪,麻雀聒噪,树叶婆娑也聒噪,但和城市的繁弦急管相比,则又太过宁静。宁静的地方有被清理过的天空。清晨山间雾气氤氲,鹅黄色的朝晖把雾气染成暖暖的色泽,宛如水墨山色;日落的时候总是有绚烂的晚霞,六个时段拍照,六种颜色温和地在你的眼中留下倒影,太阳太狠了些,告别时却挥霍着精彩;晴朗的夜晚满天星辰,有些明亮一点,有些稍稍暗淡,同出一片天确实是同处灿烂的,偶然捕捉一只流星,来不及许愿,倒是与分水岭的迷人风物一同入梦了。

生活是艰苦的,倒也总是不乏乐趣。从没下过厨房,倒在这里打开了无数脑洞。这个故事告诉你,土豆可以被做成无数种样式。当然,茄子也是。挤在热烘烘只有天窗的屋子里吃饭是一种幸事——你大可以体验最纯真的生活。天气很热,每天身上都流淌着滚滚汗水。在分水,你可以锤炼出区别哇哈哈、农夫山泉、冰露、恒大冰泉等不同矿泉水的能力。

这样的环境,这样的生活,干一些有意义的事实会让人难忘的。以前一直很关注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的问题,却有些理想化。具体深入分水油纸伞这么一项非遗,会发现我们的努力会有很多限制:市场、传承人、原材料,等等。事物发展有其自身的规律,我们不能违拗,只能引导。而当我们在给小朋友们开课让他们明白自己家乡的油纸伞是多么了不起、自己的朋友也知道了分水油纸伞纷纷表示也想去买时,与其说是希望,不如说是一阵欣慰吧。

文化行者要做

作者  | 2015-10-2 21:54:23 | 阅读(39) |评论(0)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桐香竹韵?项目简介

 
 
模块内容加载中...
 
 
 
 
 
 
 
模块内容加载中...
 
 
 
 
 

分水岭镇

 
 
模块内容加载中...
 
 
 
 
 
 我要留言
 
 
 
留言列表加载中...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

注册 登录  
 加关注